第190章 调虎离山

宋渔颜玉珠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要看小说网 www.ykxs.cc,最快更新宋渔颜玉珠跳龙门抚琴的人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张秀梅和李蕊蕊私奔后,我就再没有二人的消息了,但向影密切观察着他们的动向,也没想干什么,就是觉得和我有关,所以格外关注一些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回派上用场,黄河大酒店虽然不是向影家的产业,但张秀梅在那边做了个中层小领导——这就是向影之前说得但是。

    我没着急让张秀梅帮忙做什么,而是和他闲聊了会儿,问他李蕊蕊的近况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李蕊蕊正在安胎,三个月正是最危险的时候,度过这个时间就一马平川踏实等降生了;还说李茂一直在找二人,但他始终藏得很好,没有泄过一点踪迹;又说齐恒脑子有坑,就是个神经病,到现在还时不时跟他要腿照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把他拉黑不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张秀梅笑嘻嘻说:“第一次有人欣赏我的美腿,有眼光啊……给他发一发也无妨吧,偶尔还能骗他几个红包,520和1314的发过好几个了,这些不都是意外收入吗?等李蕊蕊生了,还要钱买奶粉,正好能用得上。再说,是他自愿,又不是我强迫。”

    我一手扶额,无奈地说:“你俩玩的真是变态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问我:“你来鹤城有什么事,又要卖清洁剂?我可以帮你忙,黄河大酒店确实有大量的清洁需求,但是回扣要比我在云城的时候多五个点……原谅我现在贪财吧,等你有了孩子也会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严肃地道:“确实需要你帮忙,但不是清洁剂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我便讲了一下尹大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秀梅瞠目结舌:“尹尹尹尹老爷子?!小渔,你这是作死啊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帮不帮?”

    张秀梅回答:“帮。反正你成不成,都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商量完了以后,张秀梅便离开了,而我好整以暇地吃了碗面——叶桃花等人会点外卖,不用操心——完事,我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好巧不巧,我刚推开餐厅的大门,就看到十几个人走了过来,领头的正是看上去斯斯文文戴着眼镜的林昊然!

    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,这就是了!

    计划的再完美,也总有出意外的时候,这不就冤家路窄面对面了!

    我在看到他们的同时,他们当然也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“宋渔!给我干他!”林昊然咆哮着,迅速抽出一柄钢刀朝我奔了过来,一大群人也乌央乌央地围上来。

    林昊然当然是无比恨我的,之前在云城高速口几乎被云城的人砍成一滩烂泥!

    这次被他抓住,我也绝对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脚底抹油立刻开溜,肯定不能在大街上跑,迟早会被他们抓到,所以一溜烟钻进附近的小巷,打算利用里面曲折的地形将他们甩脱。

    林昊然等人紧追不舍,看我进入小巷以后不怒反笑,大声喊道:“这条小巷就俩出口,只要堵死他就逃不出去!我守这边,陈阳你去那边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的心中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这是鹤城,他们比我更加了解地形,我在这边没有任何地理优势,这下反而踏上了一条必死无疑的路!

    而且不光是林昊然,陈阳也在——尹大道的另外一个门生,鹤城又一个极出名的大哥,之前去云城围堵叶桃花和包志强的就有他一份!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眼,就见一个颇为壮实的汉子说了声好,接着便带七八个人朝另外一个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要是小喽啰也就算了,强行冲出去也有可能,但能做到大哥级别的绝对没有一个废物!

    不管怎样,我还是拼命向前冲着。

    还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那我肯定也不能放弃啊!

    身后的脚步声少了一半,但压迫感依然十足,时不时传来林昊然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我在巷子里东拐西绕,发现这里果然没有多余的出口了,无论怎么走都殊途同归,最终都会回到同一个方向来。

    要么被陈阳堵,要么被林昊然堵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我暗暗地骂了一句,随即将甩棍抽了出来,无论如何都必须冲出去!

    “宋渔!宋渔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几声轻叫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我猛地转头一看,就见旁边一扇民宅的门开了,一个身材挺壮实的汉子露出头来,浑身肌肉紧绷绷的,冲我招着手说:“进来!”

    我一脸惊讶,这不是陈阳吗,刚才还在人群里见过他。

    这玩得是哪一出?

    “你听不出我的声音?”陈阳把门开得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我突然反应过来,之前和他通过电话,徐天翔提供的手机号码就是他。

    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,以为就是尹大道身边的一个普通人,万没想到竟然会是陈阳,能和林昊然、贺超平起平坐的鹤城大哥!

    耳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立刻迈入院中,陈阳也迅速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这边!”陈阳一边领我往里面走,一边说道:“几年前徐董来鹤城跟人谈生意,恰好我被仇家追杀,是他救下了我的命!你放心,徐董既然让我帮忙,我肯定豁出命去为你做事……不是徐董的话,我的命早没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三言两语便讲清楚了过去的经历,故事虽短却能说明他的决心,的确是个知恩图报的好汉子,也侧面说明人确实应该多多行善积德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帮上自己的忙了。

    当然帮不上也没关系,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嘛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三叔的家。”陈阳继续说道:“正好临街,你从后门出去就是马路……接下来一定要藏好了,尹老爷子似乎知道你们来鹤城了,已经安排黑白两道的人在四处搜索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沉默着没有吭声,对这一切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内宅的门突然开了,走出来一个面相憨厚、满头白发的老大爷,看样子和陈阳还有几分相似,看到我们以后还笑呵呵说:“小阳,你朋友啊,快进门喝杯水!”

    陈阳摆手说:“不了三叔,我们还有事要忙呢,改天再来您家拜访。”

    三叔点一点头:“行吧,你每天都这么忙,好不容易来家一趟还马上要走……等着,我给你拿点酸菜,你爸最爱吃这个了!”

    三叔转身进门,拿了几瓶酸菜出来塞到陈阳手里,还往我怀里也塞了两瓶,说是他自己腌的,让我也尝一尝,炒菜、炖汤都可以用。

    “连口水也没喝……回头你俩一起来我家啊,给你们做饭吃。”三叔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三叔!走了,改天一定过来!”陈阳带我绕到院后,这里果然有一扇门,隐约还能听到外面传来车水马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感谢!”我由衷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我命都是徐董给的!”别看陈阳膀大腰圆,笑起来还挺憨厚,眼睛也微眯着,看上去就是个忠诚可靠的人,不像林昊然浑身上下一股子阴森森的劲儿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你是负责围堵叶桃花的吧?”我突然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,怎么?”陈阳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说怎么她伤最少,原来你知道她是徐董的人,一直都在手下留情!好嘞,走了,随后再联系吧。”我冲他摆摆手,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果然是条宽敞的马路,车水马龙、人潮如织,阳光暖洋洋地洒在地上,给人一种很踏实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我呼了口气,将酸菜塞在怀里,快速在马路上走起来,准备回自己所在的宾馆去。

    路上还经过了我之前进去的那条小巷,林昊然果然还在入口处守着,冲已经远去的一众兄弟摆手:“两边的房子也查一查,有可能是钻到哪个民宅去了!今天必须得抓到他,老子要将他大卸八块、碎尸万段……谁放走他,我就给他几刀!”

    我拔出甩棍、弹出尖刺,直接走到他身后去,捂住他嘴“噗噗噗”朝他后腰捅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先给你几刀吧!”我冷笑着,将甩棍合拢,迅速离开现场。

    林昊然则慢慢地倒下去,躺在了一片温热的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他想喊,但叫不出声,气力正在迅速流失,只能努力抬起一只手来,试图吸引那些兄弟的注意。

    而一众人只是在各处民宅里钻来钻去,一边跑一边大叫:“然哥说宋渔可能躲在某个宅子里了,大家用心点搜,别让他给跑了……谁放走他就要挨刀,都用点心!”

    回到宾馆,才知道警察来查过了,好在大家根本没登记身份证,查房时也统一躲在了顶层的一间暗室里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混混也在大马路上转悠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看来陈阳说尹大道已经动用黑白两道搜查我们是真的,得亏向影提供住所,不然我们还真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有富婆罩着,实在太幸福了,希望她家的生意做遍全国各地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也挺奇怪,明明是悄悄潜入鹤城的,自己的人也都精挑细选、绝无内鬼,怎么就走漏了风声呢?

    我也没有解释,只是跟大家说林昊然被我搞定了,接下来的行动会比预期稍微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片惊呼,没想到我出去一趟就干掉对方一员大将。

    闷声做大事啊!

    杜斌和杨开山均叹着气说:“我们以前是和什么怪物在战斗啊,现在还能好好活着真是万幸!”

    包志强则大喇喇道:“早跟你们说了,叫渔哥没毛病,一个个都还不听。”

    叶桃花用扇子挡着嘴巴“咯咯咯”地笑着,看向我的眼神之中满是欣赏。

    正聊着天,梁国伟突然进来了,他摘了头上的遮阳帽,低声说道:“渔哥,尹大道叫了很多人在黄河大酒店……我进不去,只在门外观望了会儿,感觉至少有一百多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怕我啊……”我一点都不意外,情报早就传到我这里了,甚至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鹤城的老泰山也不过如此嘛!在自己的地盘上还吓成这样,果然越老越怕死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却都忧心忡忡,我们这次人来得不多,平均每个大佬带了十人,加起来也才五十个人左右,要想强攻黄河大酒店显然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唯独叶桃花还笑着,杜斌忍不住说:“你笑什么,报不了仇还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叶桃花轻摇折扇:“我一点都不急,知道小渔一定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又转头看着我说:“是吧小渔?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起来:“知我者桃花姐也。”

    说毕,我便走到窗边,再度观望起马路上的场景。

    因为黑白两道都没查出我们的下落,警察已经退去,混混也在回笼。

    黄河大酒店附近站着不少的人,说是里三层外三层也不为过,将一栋高楼围得跟铁桶似的,想要强攻进去简直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这就是东道主的优势和气魄!

    人家来攻我们,轻轻松松、轻而易举;等到我们来了,却是难如登天、步履维艰!

    “小渔,你到底有办法没……牛,我已经帮你吹出去了,别让姐姐在他们面前丢了脸啊!”叶桃花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,还轻轻摇动折扇给我送来凉风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桃花姐,包你挺胸抬头。”我笑了笑,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怎么整?”

    “调虎离山!”

    我拨通了段星辰提供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:“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?你砍了林昊然,行踪已经彻底露了,尹老爷子派人到处搜寻你们!别来攻了,赶紧走吧!在哪?我派人送你们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走!”我沉沉说。

    “别自己走了!四处都是尹老爷子的人,还是我送你们,起码安全一点!到底在哪,告诉我位置啊!”对方愈发急迫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来吧,我已经到桃园路了!”我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是时候反过来利用这个家伙了。

    “桃园路?!好,我知道了,呆在那里别动,保持手机畅通,我马上就到了!”对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我便继续站在窗边观望楼下的场景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还不到一分钟,黄河大酒店便起了一阵骚动,一大群人纷纷奔出门来驱车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还里三层外三层的酒店大堂顿时空了许多,只有隐隐约约的几个人影还在里面晃动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还得是你啊小渔!”叶桃花忍不住鼓起了掌,一张好看的脸颊上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厉害厉害!”杜斌、杨开山、包志强也走过来,看着楼下的动静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肯定不会所有人都走的,黄河大酒店内部怎么着也会留一些人,继续守卫和保护尹大道的安全。

    但对我们来说应该能对付了,最起码也能打个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桃园路距离这里半个小时,一来一回少说一个小时……但也不能掉以轻心,别忘了这里是鹤城,尹大道还能喊来警察!警方的速度可就快了,十分钟以内怎么也能到达。”我继续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几人再次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守好楼下就行,不用非得闯进黄河大酒店,警察要是来了就赶紧撤,千万不要恋战……其他的事就交给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了约莫二十分钟,确定那干人已经走远了,我们的人便从宾馆冲出,迅速涌向了黄河大酒店。

    黄河大酒店内部当然是留了人的,尹大道身边的两个得意门生张思远和陈阳都在,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当即带人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边迅速战在一起,这是正儿八经的,云城和鹤城的较量!

    兵对兵、将对将,打得那叫一个热闹,一片混乱和哀鸿遍野之中,换上从张秀梅那里要来的服务生制服,我悠悠然迈步从侧门的员工通道走进了黄河大酒店中。

    尹大道,今天就让他尝尝在自己地盘上还被人砍的滋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