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景如月42

苏令晚霍延正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要看小说网 www.ykxs.cc,最快更新小说权臣偏爱小外室苏令晚霍延正全集笔趣阁最新章节!

    1.

    韩讼出了‘春花秋月’,直接回了韩府。

    他在家中排行最小,上面两个哥哥两个姐姐,他行五,府中下人都叫他‘五爷’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大门口,管家便迎上来,见他下来马车,便恭声道:“五爷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父亲母亲可睡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爷刚回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管家还挺意外,五爷性格孤僻,很少主动去见老爷夫人。

    今日倒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韩讼径直去了主院,主院灯火通明,守在门口的丫鬟见他来了,忙福身行礼:“五爷。”

    韩讼脚步未停,径直入内。

    主屋临窗的榻前,韩夫人正在替丈夫试穿新做的袍子,见他进来,十分好奇:“你刚回来?”

    韩讼站在二人面前问安:“父亲,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韩家大家长韩中裕坐在一旁,韩讼是长得最像他的孩子,虽说上了年纪,但依旧面庞冷峻,依稀能见年轻时俊美风采。

    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,随后看向韩讼。

    “过来有事?”

    小子性情略有些怪,孤僻又有些迂腐。

    已经二十了,身边连个母蚊子都没有,这也是让他和夫人最头疼的地方。

    韩夫人也在一旁坐下来,见他面色有些潮红,隐约之间闻到一股酒气。

    她微微蹙眉:“怎地还喝酒了?”

    小儿子性格使然,很少喝酒。

    今日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韩讼突然一撩衣摆,直接跪在了双亲面前,不等二人回过神来,径直出了声:“父亲母亲,儿子做了错事。”

    韩中裕一听,眉心一跳。

    这是做了多大的错事,竟让他这个膝盖比钢板还硬的儿子竟然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都吓了一跳,韩夫人更是白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讼儿,你到底怎么了?可是出了什么事?别怕啊,你父亲好歹也是詹事府詹事……”

    韩中裕皱眉,打断夫人的话:“你慌什么?先听他说。”

    韩夫人只好闭嘴,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韩讼跪在地上,嘴巴动了动,也不敢看自己父母。

    低着头,脊背却是直的。

    他闭了闭眼,耳根开始泛红,最后是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儿子今晚醉酒,亲了一个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韩中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夫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着实愣了半天。

    还是韩夫人率先回过神来,她问:“就这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韩夫人闻言,一下子瘫在榻上,急喘了几口气:“你这死孩子,你吓死我了。我还以为你闯祸了呢。”

    韩中裕则是一脸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……亲了人家姑娘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韩中裕和夫人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。

    儿子亲人家姑娘了?

    老天呀呀。

    韩中裕甚至不敢相信地问夫人:“你今早起来可注意过日头从哪边出来的?”

    韩夫人想都没想:“自然是东边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倒是明白了自己丈夫的调侃,忍不住嗔他一眼,随后起身走到韩讼面前,伸手将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跪什么?又不是犯了错,你亲了人家姑娘,这对于我和你爹来说,可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韩夫人乐颠颠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,心里一直以来压着的一块大石头,也彻底被拿开。

    她眉开眼笑地问韩讼:“你可知对方是哪家的姑娘?”

    韩讼垂眸:“春花秋月的掌柜桑宁!”

    “……桑老板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韩夫人倒吸一口凉气:“人家……人家能看得上你?”

    韩讼原本低垂的头缓缓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爽的辩驳:“儿子哪里配不上她?”

    韩夫人一听,乐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着韩中裕:“开窍了,终于开窍了,哎呦我的老天爷,咱家小五终于开窍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激动地道:“不行,我明日得去一趟国华寺,定是我上回求了佛祖,佛祖怜我,这才给我送了儿媳妇来。”

    韩中裕瞥她一眼:“先别忙慌着拜佛祖,你儿子轻薄了人家姑娘,这事得有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啊对对对。”韩夫人坐下来,看着韩讼,“你心里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韩讼说出自己的想法:“我得负责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负责,必须得负责。”

    韩夫人强压着自己的激动,“那你说该怎么个负责法?”

    韩讼抬眸看向自己的母亲:“劳烦母亲先挑个好媒人,她虽说出身不显,但也是身家清白的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自然是晓得。”韩夫人眼角眉梢都是笑,“不瞒你父子俩,桑宁那丫头可不是一家两家都在盯着,旁的咱不说,就说李秀,她眼光多高啊,一般人家的姑娘根本入不了她的眼,她大儿媳可是侯府嫡女,但她就偏偏看上了桑老板,你可不知道,恨不能是每日都要去春花秋月坐上一坐……”

    韩夫人嘴里的李秀就住隔壁。

    其丈夫都察院院使,正三品官职,按理说什么样的儿媳妇找不到?

    偏就看上了桑宁。

    “李秀是个聪明的,桑老板看着不过是个春花秋月掌柜的,但她可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红人,我听闻她隔三差五进宫,皇后娘娘将外面的生意都交给她了,这泼天的殊荣,整个大擎有几个人?”

    韩讼却皱了眉。

    “儿子娶她,只是因为她是桑宁,与其他无关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韩夫人忙安抚道,“我明日便去找媒人,这事你就放心,我定会帮你办得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韩讼颔首:“多谢母亲。”

    韩讼转身正要离开,韩夫人又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亲了人家姑娘,总得送些礼物哄哄吧?要不明日母亲帮你安排?”

    韩讼一怔:“送何礼物?”

    韩夫人一听,忍不住额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男女交往,光亲亲抱抱就完事了?”韩夫人恨他太木头,“哪个姑娘不喜欢礼物?她喜欢什么,你便送她什么,投其所好,两人的关系更深厚。”

    韩讼犯了难。

    桑宁喜欢什么?

    他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于是道:“那我问问她!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儿呐,你怎么就这么榆木疙瘩?你问了人家姑娘,人家姑娘哪好意思收你礼物?你自己偷偷准备,然后拿给她,这才叫惊喜!”

    韩讼皱眉。

    觉得好麻烦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桑宁会喜欢,也就勉为其难的点了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日去买。”

    韩夫人一听,立马转身从一旁柜子里拿了银票出来,一股脑塞他手里:“送点好的,什么贵就买什么,别舍不得花。”

    韩讼看着手里的银票,又还给了自己母亲。

    “我有银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微微躬身,“儿子还有事,父亲母亲早些休息。”